当前位置:天使风采
冬日里的一束暖阳
2016年05月20日



还记得在临床工作的点点滴滴,还记得与病患的丝丝情意。细细回味,那时的一切全都凝结成了冬日里的一束暖阳,温暖着我继续前行。

2007年冬天一个上午,我们正穿梭在病房忙着给患者做治疗,一位脸冻得通红来的老人到了护士站。我们认识他,他是曾经在我们科住院的顾大爷。就在那一天,这位80多岁的老人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蹬着三轮车专程从距我们医院近四十几里的皇城给我们送来了二斤冰糖。
  事情还得从那年秋天说起,那年秋天老人得了肠炎来我们科住院,康复出院后结账单据却被老鼠咬了,那时合作医疗每季度到乡镇去报销,没有了结账单据,老人没法报销就找到了我看看有啥补救的法子。我先把老人安顿在医生办公室,给老人倒上杯热水等着,我跑去住院处打了一份费用清单,又跑去医院办公室盖好单位公章,写了一份证明材料。我把这些材料交给老人,老人终于顺利报销了医药费,为了表示感谢,于是专程来送冰糖。老人那感激的话语,那满脸皱褶的笑容,那冰糖的情谊,使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其实在工作中我们只要多付出一点点,多跑一点点路,多说几句话病人就省去了很多麻烦。


2008年冬天,张大娘因为呼吸衰竭入院。当时张大娘病情危重,常规治疗效果不好,做了气管切开用上了呼吸机,大娘意识清楚,带着呼吸机活动受限,非常难受,一会想侧身,一会想平躺,一会想半坐卧位,当时我作为责任护士,总是尽最大努力满足她的需求。每次都需反复调整支撑呼吸机管路的各种架子,既不能让管路的冷凝水倒流使患者呛咳引起窒息,又要使管路和患者的体位相适应,很累,很烦琐。但每次调整后患者脸上都会露出舒心的表情,我觉得再累也是值得的。
  大娘病情稳定后,脱机不好脱,家属要求转上级医院治疗,半个月后情况仍无改观,张大娘又回来了。回来后的家属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正是在那段时间,我对呼吸机应用和注意事项的认识水平又提高了很多,对呼吸机的规范管理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我从心底对患者充满敬意,是她们促使我们不断成长,是她们让我们的技术得到提升,是她们让我们得到了锻炼的机会,她们是我们最好的老师。


路大爷因为脑梗塞,肢体活动不便,吞咽功能受限,不能说话,从烟台毓璜顶医院转来我院继续治疗,插着胃管进食,痰很深,常规方法吸痰根本无济于事。为了解除路大爷憋闷的问题,我冥思苦想终于找到了一种有效的方法。首先放上口咽通道,把吸痰管插得深一点,刺激他咳嗽 ,然后再吸。每次通过这个方法都能吸引出很多痰,路大爷自然感觉舒服多了,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每次感觉憋闷时路大爷就找我,交班时还拉着我的手,指指他的口,意思是让我下班前帮他吸吸痰。后来几次住院他分到了别的组,一有机会还找我帮他吸痰。我深深地明白,患者的信任和需求就是我们工作的动力,只有在工作中找方法提高技能解决患者的难题,帮助患者恢复健康,才能成长自己。
  
 “心不乏则身不累”。有人说,像蚂蚁一样工作,像蝴蝶一样生活,这样的人生一定会像阳光般灿烂。现在我已经调到消毒供应室工作了,消毒供应室的工作与临床和手术室工作息息相关,我们是在用另一种工作方式为更多的患者提供服务。我们每天以积极的心态默默的劳作,与我们手中的每件器械谈心,也会令平凡的工作充满情趣与意义。我热爱我的工作、热爱我的岗位,更热爱我手中的每一件器械,它像我的生命一样得到了升华,得到了存在的价值。(供应室 吕允霞)